置顶嘟文

想挂一张帆,独自顺流而下,向青山更青处驶去

是时候再备点感冒药和抗原了。错峰买药,安心一整年

在职业生涯中最难忘还是没还毕业在找实习时,老板简单面试后对我说:“欢迎加入我们”

Maxwell 来做 Change Data Capture 可真好用,解析 MySQL binlog 并生成消息到 Kafka/RabbitMQ/Redis。 轻量,且相对友好,尚在维护。maxwells-daemon.io/

文革时,村里出现了几个来自杭州的陌生人到我家。爷爷非常害怕,以为是工作队的人,全家要遭殃了。一问才知道,这几个人打听到这里有他们姨妈的孙子,是来寻亲。虽然关系很远,却异常热情,如同至亲。

那个年代,有同村人到杭州就医,瞒着我家,找到了这户远房亲戚求助。他们就把屋子让出来,提供了食宿。半夜同村人回去睡觉,竟然找错了门,还执意要进屋睡。远房亲戚当作笑话讲给我们听,方知此事。

突然想起,小时候奶奶从箱底掏出照片来,说是她妈妈的照片。还说以后自己死了,你掏出来就是我的照片了。😅

回忆就串了起来。奶奶凝视的遗照,大伯口中叨叨絮絮的外婆害他从雪地里赤脚走回家,爸爸口中那个 1930 年闯上海滩把全家一点点迁到上海的要强女人。

虽然从未谋面,却也无处不在。

爸爸的小舅去世,舅妈每次回国住旅馆不方便,就赠送了大舅虹口区一套房,让他家留了个房间。后来上海的房价那是谁都预料不到了。

听我爸讲上一辈的故事。我曾外祖母当年闯上海滩,把自己孩子一个个带到上海,最后要带我奶奶去时,已经限制人口自由流动了。爸爸的舅妈后来又取道香港去了纽约。每年寄侨汇券和美元给我奶奶。

这个冬天比以往的冬天更令人印象深刻,阴霾、寒冷、分别、疾病、饮酒,一眼看穿人情,偶尔虚伪,常常恶心(心理带来生理反应)重新找回丢失的人,以及丢失以前重要的人。
别人以为我心理更健康了,自己知道现在的自己更病态。
很快春天又要来了,未来是个谜,未来的人不知是否还会来。

我在这里等待春天。

写于一个漫漫寒冬

tweetbot 团队做了一个 iOS App: Ivory for Mastodon by Tapbots

不知道会不会有一天,我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,却怎么也掀不开被子,才发觉自己已经死了

看过《平原上的摩西》 :star_solid: :star_solid: :star_solid: :star_half: :star_empty:
neodb.social/tv/season/1rk02ND
当然我不喜欢结尾是中特犯罪片的标准操作,犯罪分子得到了应有的惩罚这类警方通告,但整体的叙事节奏和美学处理都很棒。这不是一部网飞风格的现代快剧,而是国产HBO的制作水平,值得你花费一些时间欣赏。故事中人物的生涯起伏隐含着一个侧面的观感,在我看来是:这个国家不适合知识分子生活。

中国古代还有来自美索不达米亚平原的木星纪年法

玩笑透露着真心。千万不要乱开玩笑口不择言

干的瑶柱以及鲜的扇贝柱看上去都很好好吃,但是不知道该怎么做

后来他在一个学校当全科教师,教课风格受学生喜爱,在全市评选中也列前茅。村里有很多人还是他的学生。然而婴儿潮的学生纷纷毕业,很快没有生源了。裁人根据教龄来,因此就下岗了。从此就是一个默默无闻的装修工。时隔多年学生见到他还是客客气气叫一声老师。

显示全部对话

大伯给我讲了个故事。小时候奶奶带他在上海的太奶奶家,被叨叨实在受不了,半夜偷偷摸着起床,坐火车回家。到乡下火车站下车,才发现床底的雨靴也忘了拿,只好赤脚踏过雪地走了几里路,到邮局打电话给村里大队接人,才回到了家。

显示更早内容
茶码

茶码: 结庐在人境,而无车马喧